这是笔者看完顾拜旦的不朽诗篇《体育颂》之后的思考,北京新奥运更需要“顾拜旦式的体育”。

“顾拜旦式的体育”是和平体育。顾拜旦在《体育颂》写道:“啊!体育,你就是和平!你在各民族间建立愉快的联系,它在有节制、有组织、有技艺的体力较量中产生,使全世界的青年互相尊重和学习,使不同民族特质成为高尚而和平的动力”。《体育颂》发表于1912年,那是欲望、贪婪年代,工业发达国家企图瓜分世界,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初创的奥林匹克运动受到了扭曲和轻视,顾拜旦忧心忡忡:“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物质文明–我们通常称作机械文明,使一切事物美好起来,但有些威胁奥林匹克理想的弊端却令人不安”,担心“资本主义给世界带来丰富的物质生活的同时也会给奥林匹克运动带来精神污染”,借助《体育颂》,将体育运动和人类生存理想置放在一起,将体育精神与和平精神凝结在一起,将体育精神和崇高价值熔铸在一起,希望给奥林匹克精神乃至整个人类带来和平阳光。

应该说顾氏体育理想得到了积极落实和认同。当今的体育运动也成了和平、沟通的工具、载体,如“乒乓外交”等。可极少数人也将奥林匹克运动也成为了暴力、捣乱甚至是恐怖的代名词。在国外,有西方国家借奥运会对中国含沙射影,歪曲攻击,试图达到“污损中国形象”、“分裂中国”的险恶政治用心。在国内,一小撮刑事犯罪分子和极端分子趁机骚扰社会,制造公共灾难,“和平体育”受到了威胁。

7月30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呼吁“和平体育”,交战方放下武器,敌对状态的人都要遵守“奥林匹克休战”协议。意识分歧总是有的,但应“体育归体育、分歧归分歧”,而不能将体育活动当作消解分歧的筹码,用极端威胁达到不良动机。总书记说“尽最大努力把北京奥运会办好”,“安全奥运和平奥运” 严阵以待,任何“极端小丑”想要蜉蝣憾树,注定会“失败到底”。

“顾拜旦式的体育”是快乐体育。顾拜旦在《体育颂》写道:“啊!体育,你就是乐趣!想起你,内心充满欢喜,血液循环加剧,思路更加开阔,条理愈加清晰。你可使忧伤的人散心解闷,你可使快乐的人生活更加甜蜜。”体育带来精神充沛、激情灵感以及鲜活创造力,让人们得到发自内心的情趣盎然、快乐轻松和精神幸福。

当今体育发展离“快乐体育”仍有差距。很多人都是“有病才锻炼”,“为名利才积极参与”。中小学生爱好体育比赛却不喜欢体育课,体育课程缺乏快乐元素,而多是机械性、重复性,甚至是枯燥无味的老项目、“老掉牙的动作”。政府和有关组织应切实将 “快乐体育”纳入体育运动普及、推广范畴,让体育真正快乐起来、幽默起来。

“顾拜旦式的体育”是正义体育、公平体育。顾拜旦在《体育颂》写道:“啊!体育,你就是正义!你体现了在社会生活中追求不到的公平合理。任何人要想速度超过一分一秒,高度逾越一分一厘,取得成功的关键,只能是体力与精神融为一体”。 好一个“体力与精神融为一体”,创造记录不仅是为了颠覆,更要将敢于拼搏、挑战极限和穷尽智能的品格力和意志力推向新高。这才是体育精神的终极目的,也是奥林匹克理想所追求的公正美和正义美。

可各种体育比赛总少不了“体育丑闻”,“兴奋剂事件”、“黑哨事件”等,亵渎了圣洁的体育精神。顾拜旦说过“奥林匹克精神能建立一所培养情操高尚与心灵纯洁的学校,也是锻炼身体力量和耐力的学校,但这必须在你进行身体练习的同时不断加强荣誉观念和运动员大公无私的条件下才能做到。”在顾氏“真善美宣言”中,我们追逐荣誉,更要敬畏信守竞赛规则,慎独自律,摒弃违纪劣行,让“更干净、更团结、更人性”的竞技理念扎根每个人心中。

“顾拜旦式的体育”是审美体育。顾拜旦在《体育颂》写道:“啊!体育,你就是美丽!你塑造的人体,变得卑鄙还是高尚,要看他是被可耻的欲望引向堕落还是由健康的力量悉心培育。没有平衡和匀称,便谈不上什么美丽。你的作用无与伦比,可使二者和谐统一。可使人体富有节律;使动作变得优美,柔中含有刚毅。”运动在传播体育精神,也在演绎艺术美、健康美。裁判员和观众更在进行体育审美、精神审美。体操韵律是极致的人体美、协调美和高雅美;马拉松比赛是挑战体能的极限美和坚强美;还有举重运动员的肌肉美、击剑运动员的轻巧美和短跑运动的迸发美。至于比赛的另外一个目的,金牌或者是重奖,以及本国荣誉,似乎不是最重要的。中国文联研究员仲呈祥认为:“以审美眼光为无论哪国运动员所展示出来的速度之美、高度之美、力度之美和精神之美喝彩叫好,为奥运会促进人类和睦、世界和谐所作出的独特贡献放声叫好”, 在体育审美中彰显民族文化的“求美求和谐”,积极弘扬儒家经典中的“美是和谐”,“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费孝通言)这才是真正的“顾拜旦式的体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